斓Ac

随意摸鱼偶尔存图没事上来看看
如果能喜欢我的作品就好啦!
极度杂食+精神洁癖
意思是除了雷点之外全部都接受=安利的良好受体
【头像 by D】

对于上一个po我要说的一点点话

人总是在忘记的,比如十年前的记忆可能早就模糊了。我自身记忆力稍微强那么一点,但是仍然会忘记很多很多东西,可能只留下了一秒两秒的模糊印记。但是这个片段一直在我的脑子里回转,我永远忘不掉那一天。也就是说这一天对我而言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吧,这么想了想就下笔写了,带着现在的我的理解去观察记忆里的那个以前的小小的我。
果然很疼啊(笑)
但是至少我写了下来,这样哪怕是以后就连这个片段也要被清扫出去的时候,我可以来看看。
因为我不想忘记任何东西。痛苦的也好愉快的也好,请让我带着这些沉甸甸的记忆死去。因为那是我仅有的东西。

想起来一些东西所以写一写。

“喂,你们什么时候回啊?晚上好黑,我好害怕......”
我看着她抱着白色的话筒和妈妈打电话,她的声音因为恐惧而颤抖。那是她第一次这么晚一个人从别的地方回家,路上有的地方没有路灯,树荫交错之下整条路都是黑色的。
我知道她为什么害怕,也知道她为什么打电话。这是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
电话线对面传来熟悉的妈妈的声音,“我还有一会才能回啊,你怕的话就把灯打开吧。”
我注视着小姑娘。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又没有明白什么。她和妈妈继续讲了几句话之后就挂了电话。
她没有去开家里全部的灯,也没有停止小声抽泣。她打开了房间门口的走廊顶灯,然后缩回被子里继续掉眼泪。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觉得开那么多灯浪费电,平常父母在家的时候其实她也害怕,所以总是会很快地从黑暗里冲进房间,再从房间的黑暗里缩回被窝。
她掉着眼泪,心惊胆战地缩在被窝里发抖。然后体力渐渐消耗殆尽,她闭上了疲惫不堪的双眼。
我看到什么东西在她心里熄灭了,和我现在心里疼痛的地方位置一模一样。
我理解了什么。
第二天她醒来,父母已经在家了。问起昨天的事情,她原原本本地说给了来询问的母亲听。再也没有恐惧,再也没有颤抖。她开心地和母亲谈笑着,就像昨晚她没有哭着入睡一样。

我心上的疼痛告诉我,她关上了一扇门。那是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
她成为了哑巴,把自己封在了那层门里面,然后学会了如何隔断那样的被关在门里的不会说话的自己、变出一个分身继续和别人笑着说话。
“可能大人把这个叫做懂事吧。”,那个在门里一直掉眼泪的她厌恶着自己的存在,并且还因为门外的她把自己关住了而感到高兴。

“喂喂,你在吗,你什么时候回呀,我好害怕呀。”
“我不在乎别的小朋友有多幸福,我只想让你们回来陪陪我呀。”
“我听到脚步声了,你们是不是快回了呀?”
“我不会睡着的,我要等你们回来......”

只是那样的她再也说不出来了。

今年早些时候来了又离开这座小城的时候赶早班车发现的天空。
估计也是下雨了吧。这里下雨之后的天空真的是爱上这里的理由。

去年刚来这座小城抱着满心对摄影的热忱拍下来了很多照片。
好吧,其实放到ins上了,没啥人看来着。干脆放这里记录一下。有几张真的挺满意的。

去年某天早晨拍的。
也不记得是不是去年了.....反正是之前,下过雷阵雨之后天晴。本来想拍闪电,结果一时脑短路没想起来自个儿手机帧数达不到...........服了气。但是却凑巧拍到了这个。

突然想起来这货于是发上来。
去重庆的时候走景点看到很多蜻蜓,很漂亮,于是拍下来了。
其实没怎么显色,实体看的话真的很惊艳。

2017/10/16

沙与沫

#求k##先知●沙与沫##老作新翻#
正文前的话:拖了很久也算是想开了……以后加把劲.先把沙与沫翻译完吧,相对而言也比较容易翻译。嗯。
——————不正经的正文分割线——————
Poetry is not an opinion expressed, it is a song that rises from a bleeding wound or a smiling mouth.

诗歌不是某种被表达的观点。它是伤口中涌出的曲,笑颜里诵出的歌。

Humanity is a river of light running From the ex-eternity to eternity.

人性是一条光之河,从从前流淌到永久。

Do not the spirits who dwell in the ether envy man his pain?

难道那些居于天堂的精灵们不妒忌人们的苦痛吗?

Remember is a form of meeting.
Forgetfulness is a form of freedom.

回忆是某一种重逢。
遗忘是另一种自由。

I am forever walking upon these shores
Betwixt the sand and the foam
The high tide will erase my foot-prints
And the wind will blow away the foam
But the sea and the shore will remain
Forever

我永远在沙岸间行走
踏足沙与沫之中
高潮会抹去我的脚印
轻风会带走那些泡沫
但那海与岸
将永远留存
————————谢谢观看—————————

离歌【丝路虐向】【掺了点儿花夫妇】【就一点儿】

“旅木无意兮妾有情 君兮何故 君兮何故!”

他停下舞蹈,连着那清亮而哀切的唱腔。

“好听吗?”

他低下头,整理着刚刚因起舞而显得凌乱的衣裳,清凉的嗓音似乎给这沉重的气氛带来一些亮色。可是他那可怕的脸色却让人觉得,他刚才那一发问里轻快的节奏与上扬的尾音,是否是自己的幻听。

“赛里斯,我……”

“好听吗?”

那身着白衣的舞者抬起了头,容貌足以让上天惊艳。

“之前去楚地游玩时记下了这首,不知为何觉得好听。”

明眸皓齿,他意外的笑了起来,上过的胭脂衬着微红的脸庞,描过的眉镌刻着修理的轮廓,鼻尖渗出的清汗让仙人般的气质多了些许生动。那是怎样的妩媚与美好,美好到让天下羡慕。

他缓缓地站起,迎着门前那人走去,一边念着他刚刚唱过的,古老的辞句。

"望丹霞于关塞兮,恐黄昏其不留。

彼鸳鸯其欢舞兮,复举樽以消忧。

余又念夫往年兮,侣君子而言欢。

羡烟云其交融兮,妒驹骐与凤鸾。

见外野之倾荒兮,若泪眼与愿期。

笙萧萧其孤茕兮,怎寻弦以同啼。

'旅木无意兮妾有情

 君兮何故 君兮何故'"

“君兮何故?”

那个仄音里包含的凄楚与迷惘被这个少年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只白净的手抚上那男人略显沧桑的脸,眼里的宠溺与温柔足以将冬日里黄河的坚冰融化。

那男人似乎有一丝颤抖,轻声道,“赛里斯,我……”

少年却径自开口,另一只手攀上男人肩膀,“我很爱你。”那人似乎有些不忍,稍稍偏开了头,白净的手将他的头轻轻别过来,直至目光相汇。男人眼里的悲伤与不舍被少年尽收眼底。

他攀上男人的肩,在男人耳旁轻轻呢喃,“君兮何故?”

突然地,男人暴起,将少年压下,放倒在地板上,欺身压下去,深深地吻住,唇舌交缠,“唔……”少年的脸涨得通红,眼里却波光闪烁,双手环住男人的腰。那肆虐的吻结束后,他轻轻开口,眼泪如注,“大秦,不要走……我们这种存在真的很辛苦………不要走……好吗?”

男人的脸僵硬得可怕。

他叹口气,从男人身下抽身而出,整理着一袭衣装,“你走吧,该说的也都说了。”

“赛里斯……”男人欲言又止,习惯了风月之所的脸上也流露出了那纯情的悲切。

少年回眸一笑,眼里藏着无尽的哀戚与愁苦。他又开始起舞,这次没有唱,只是无声地舞着,一曲舞罢,他再抬头,门前已了无人迹。

“终究……还是别了。”

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

=================================

王耀放下手机,起身,缓步走到落地窗前,凝望着窗外威尼斯的夜景。一对人影映入眼中,那个稍矮些红棕发的意大利人笑着,眼睛眯在了一起,头上那根奇异的头发卷起,一跳一跳地,彰显这他内心的喜悦。身旁大背头的金发男子眼角不断跳着,眼底却透出一股子放任和溺爱。清澈而高贵的蓝眼睛让人有着一种自然的敬畏感,此时视线却一直落在那意大利人身上。王耀看着这一切,慢慢倾斜,倚在窗子上。

“大秦,你看,我们终究无法重逢。”

依然亮着的屏幕跳动着,滑动的歌词合着一个细腻的女声,缓缓流淌。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赋

那么你一定是我最美的追逐

如果爱情是你的游牧

拥有过是不是该满足

谁带我踏上孤独的丝路

追逐你的脚步

谁带我离开孤独的丝路

感受你的温度

我将眼泪流成天山上面的湖

让你疲倦时能够扎营停驻

羌笛声   胡旋舞  为你笑 为你哭

爱上你的全部   放弃我的全部

爱上了你之后  我开始领悟

陪你走了一段  最唯美的国度

爱上了你之后  我从来不哭

谁是谁的幸福  我从来不在乎

谁是谁的路途  我只要你记住

星星就是穷人的珍珠

你的笑支撑着我虔诚的最初

狂风下使我得到依附

穿越过亚细亚的迷雾

谁带我踏上孤独的丝路

追逐你的脚步

谁带我离开孤独的丝路

感受你的温度

我将眼泪流成天山上面的湖

让你疲倦时能够扎营停住

羌笛声  胡旋舞

为你笑  为你哭

爱上你的全部  放弃我的全部

爱上了你之后  我开始领悟

陪你走了一段  最唯美的国度

爱上了你之后 我从来不哭

谁是谁的幸福   我从来不在乎

谁是谁的旅途  我只要你记住

云破日出 你是那道光束

带着平凡的我走过奇迹旅途

爱上了你之后  我开始领悟

陪你走了一段  最唯美的国度

爱上了你之后  我从来不哭

谁是谁的幸福  我从来不在乎

爱上了你之后  我开始领悟

陪你走了一段  最唯美的国度

爱上了你之后  我从来不哭

谁是谁的幸福我从来不在乎

谁是谁的旅途

我只要

我只要你记住 ”

这丝路,终是接不上了。

普诞【略仓促】

生日快乐。
我说给你听。
说给19世纪时飘扬的黑鹰旗。
说给那个人人唱着'Ich bin ein Preussen, will ein Prenssen sein'的国家。
我仍将你的国歌牢记。国歌意味着你,只要国歌仍被吟唱,我就能相信,你还活在人的心中。
我相信你不是万恶之源。国家是无罪的,有罪的只是执政的人。黑白旗在我心中飘扬,你是我永远的心上人。
永远。
我的一生很短,短成宇宙中的苍茫一瞬;你的一生很长,长到令人望尘莫及。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爱会是合适的样子。所以,请让我在这一天为你送上祝福,送上我最诚挚的生日祝福。
祝你生日快乐。
Ich liebe Di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