斓Ac

随意摸鱼偶尔存图+文章存档
如果能喜欢我的作品就好啦!
极度杂食+精神洁癖
意思是除了雷点之外全部都接受=安利的良好受体
头像是渚薰
【头像 by D】
我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勇于掀开天花板
我想我们以后能打开天窗说亮话

LOFTER小秘书:

“LOFTER创作者工作室” 正式招募成员啦

如果你是原创小说作者、摄影师、画手、vlog博主、视频创作者,或其他领域创作者


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钻研已久,却始终无法获得个人价值实现?

对接了合作方,却因为沟通的不顺利而怀疑自己?

不善于发掘自己的营销点,还在寻找出路?

懒于商务事件的沟通,只想安心创作作品,其他交给别人?


如果这恰好是你,LOFTER创作者工作室可能正适合你


LOFTER是国内领先的年轻人兴趣社区平台,我们旨在集结各个领域有才华的创作者,为创作者提供支持和帮助,打造属于创作者们的共同品牌,成为创作者中有活力的新鲜的的组织和力量!


如果你符合以下条件,加入我们吧!

1.     在某一领域有特长,且有持续创作内容作品(包括文字、图片、视频等各种内容)的能力;

2.     有一定粉丝基础,内容作品具有人格化属性,富有魅力;

3.     有个性化内容标签,并对所在领域有独特的理解和自己的判断;

4.     有商业化能力、商业规划优先;


目前长期招募成员:全球均可、不限地域


加入“LOFTER创作者工作室”,我们将会给与千万级曝光资源进行扶植

1:给予专属“LOFTER签约创作者”认证;

2:给予LOFTER资源全面推荐,包括全站、新媒体、视频、专题、线上线下活动等;

3:私人订制包装推广计划,拥有专属经纪人;

4:定期业界资源拓展,与业界大佬进行面对面交流和学习;

5:优先对接匹配的商业合作和机会。


报名须知:

请将自己的LOFTER ID+个人主页链接+站内外粉丝情况+商业化作品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品牌+案例打包)+个人兴趣领域方向 发送至邮箱 jinxiaoyan@corp.netease.com

经过团队评估后,我们将尽快反馈。


举个栗子:

LOFTER ID:XXX

个人主页链接:http://paintingpick.lofter.com/

站内外粉丝情况:LOFTER:5万;微博:5万;抖音18万等可列举平台

商业合作情况:合作过XXX,XXX,XXX品牌

个人兴趣领域方向:绘画


同时,如果你身边有符合以上情况的朋友尚未入驻LOFTER,欢迎推荐!


如果你是品牌方或其他团体机构,有意向与我们合作,也请联系我们:lijin01@corp.netease.com


唐揚げキス


“咔嗒”

是开门的声音。

是我的爱人下班回家了吧,我这么想着。转头望向门,我的爱人一脸疲累地换着鞋。

“辛苦了!”

我望着他,脸上是不自觉的笑容。同居开始有一段时间了,我在家创作,而对方是上班族。每晚我只要有时间就会在基本饭菜之外炸一点炸鸡。我从小就喜欢吃炸鸡,因此每次炸鸡的时候都会钻研一点新配方。多做的炸鸡大部分通常不会在正餐吃,而是留到第二天给对方当作午休时间的牙祭。

“我回来了!”

爱人冲我笑笑,顺手关上了鞋柜的门。

“今天也有炸鸡啊!”

“嗯!”,我回到手头上的炸鸡上,“今天稍微写得比较快,写得超——顺畅的!!所以心情超级好,就做了点来吃!”

“这样啊!”,他走过来,包和衣服按照约好的放到了专用的收纳箱里。“气温越来越低了,你在家要记得穿暖和点啊。”

“这当然啦,我又不是傻子!”

天气逐渐转向冬天了,最近一动不动地构思的时候确实是感受到了寒冷,不过倒也没觉得特别冷,所以也只是裹了条毛毯。

“可是你的手冰冰凉诶。”

他靠了过来,身上散发着热气。从车站到家里有个十分钟的路,他每次都急匆匆地走回家,结果到家就一身热气。要是热天的话还会密密麻麻出一身的汗,每次到家就把衣服一脱,直接去冲澡。

“诶这样吗!“我被他突然接近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放到脖子那里感受温度。他抬手截住,把我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我的手小,比一般人的都小那么一点点,比起他的就更小了。每次他都可以完整地把我的手包住然后抓着不放。“啊。”

“你看,是这样吧……”

走了十分钟的路的他手格外暖和,手上因为寒冷而稍微僵硬了的关节似乎也变得很好活动了一样灵活。“中午还给你发了消息让你多穿点儿的,是不是又随便找了条毯子裹起来了?”,他凑过来,说话时的吐息冲到耳朵里激发了敏感的感受器,我条件反射地一抖,然后抽回了手。“那又怎么样啦!又不是不能动了!”

他笑笑,贴身抱上来。“可是你冻坏了我也会难受的。最近几天气温降低了我每次一回家就摸你的手,每次都是冰冰凉。就算是沉迷于脑中的世界也得稍微脱离出来一会担心一下自己吧?”

我没说话,抿着嘴小心整理我的炸鸡。他的怀抱很暖很暖,每次被他抱住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要化掉了。他的气息,他身上独特的味道,来自他身体的温度以拥抱为途径一点一点渗透到我的内心里。

“好香~”

一只手伸过来拿起一块炸得刚好的炸鸡。那炸鸡热腾腾的还冒着热气,吹气声从我耳边传来。

我又是一抖。

“吃吗?”

含糊不清的话语从耳边传来,我转过头,看到他咬着那块他刚刚拿走的鸡块,笑意盈盈地看着我,仿佛是在邀请一样。

心跳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甚至速度也加快了,耳朵里仿佛是在鼓动着一样,血流快速通过的声音在耳内无限放大。我感到一丝缺氧。

他慢慢凑近过来,亲手做出的炸鸡的香气和他一起慢慢逼近。“啊~”,嘴里咬着东西的他当然也不可能把这个音发清楚,取而代之的是含糊不清的类似“昂~”一样的声音。

但现在的我完全没那个空隙去笑,心脏越跳越激烈,而呼吸不上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朗,我甚至在不自觉地颤抖,眼里也开始蓄起泪水。

他意识到了一些不对,稍微后退了一点然后咽了一下口水,”怎么了?“

我望向他。

他的眼睛非常漂亮,就像我刚喜欢上他的时候一样,亮闪闪的。而现在他那对漂亮的眼睛正在因为我而闪起波光。我意识到我没有时间犹豫,不如说我为什么要在这么一个美好的人面前对他的邀请犹豫——

我深吸了一口气,拉过他,凑了上去。

“啊。”

他的嘴唇非常柔软,和我以前悄悄触碰时的触感一样,柔软又温暖。炸鸡的香气和他的气息一起漫入鼻腔,我慢慢咬下去,炸得刚好的外皮在他的呼吸下稍微变得湿润了一些,但并不影响口感。咬到里面后滋味满满的肉汁溢了出来,和对方的唾液混杂在一起,构造出了特别的味觉。

不知不觉间我闭上了眼睛,当下也只有和他接触的那个部分在发挥感官功能。心脏努力地泵着血液,想要帮我在这么一个状况里挤出一些思考的空间。

但这一切都是无用的。

屏息中我感受到了另一种柔软的触感,它碰到了我的嘴唇,向上发着力。我用舌头感知着那种柔软的东西,恍惚间意识到,他是为了不意外伤到我所以用舌头配合着牙齿切断着鸡块。他明显一愣,随后用舌头把分开的另一块推到我的嘴里。

我下意识地咀嚼着那块他传递过来的炸鸡。味道很好,毕竟是自己花了时间和精力研究出来的食物,用料到手法再到火候都融入了自己的热情,没有理由不好吃。他的唾液或许给这道菜上了些不一样的颜色,变成了只属于我和他的唯一的味道。我细细咀嚼着,在回神之前都保持着这样的动作。鸡肉微微的甜味和自己喜欢的辣味以及盐的味道以精妙的比例搭配着,芝麻油的香气和鸡本身的香气融合在一起充满着整个口腔。啊,对,还有他的味道。

他的味道。

我那神游的意识终于知道回来,往脑子里灌入了一阵清凉。我猛地抬起头,望向他。

他就这么注视着我,眼里水汽氤氲,像是湿润的龙眼那样,泛出柔软而纯粹的光。脸颊也是红红的,苹果肌染上了可爱的颜色。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他回了神,然后老老实实地把鸡块给吃完了。

我轻轻地清了清嗓。

他也吃完了他嘴里的那一部分,慌乱地抽了张纸擦了擦嘴,然后凑近过来帮我也擦了擦。

然后相对无言。

我和他之间的空气像是有人用明火炙烤着一样急速升高,于是双方又不约而同地别开视线。

“啊,就……”

“嗯?”

他转过头来,稍微带点害羞地对我说道:

“今天的晚饭,之后再吃吧。”

“……嗯。”


火花

1.
小时候喜欢去放烟花。
烟花里有一种棒状的烟花,将上端点着了之后会很快地从点火处开始燃烧,燃烧物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向周围绽放出数不清的火花。以夜幕为背景,在有限的时间内迅速地挥舞那种烟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在眼底留下用光绘成的图案。
然后知道这种烟火在日本叫线香花火,是夏天的名物。大家穿着浴衣走在夏天的祭典里,最后点燃花火为当日的祭典画上句号。

后来见到过电火花。那是因为电气而出现的一种火花,出现的时候同样带着噼啪噼啪的声音,但是光的颜色略有不同,是蓝色的。我在离火花半米的地方站着,尽量睁大自己的眼睛捕捉那小小的火花出现的每一瞬。它只出现一瞬,闪着蓝紫色的光,不知为何与实际相反、给我一种冰凉而冷静的感觉。那是很美丽的光泽,热衷于此的我找准时机把那一朵小小的火花拍了下来,留存在了手机里。

但是若是触碰到了那样的火花,作为肉身的自己是会感到痛的。痛感也很奇异地只有那一瞬,余韵却很长。被火花触碰到的地方其实不再觉得疼痛了,脑里却还一直保有那种惊吓感,在想起那样的时刻的时候从角落里跑出来告诉自己当时吓出冷汗的、那个只存在于一瞬的痛感。

2.
火花本身并不抱有恶意。但它与生俱来的危险性通常让人不得不稍微退开几步以保证安全,对于痛感和受伤天生的脑内反射指挥着人远离那样的危险源,并在后天学习后停在一个确定的安全距离。

可有时思想会试图突破大脑定下的规矩,在头之内小小的地方和脑内一条一条绷紧的规矩打起架来。于是思维开始变得混乱,然后空白,因为两败俱伤。然后趁着这个机会,那个危险的思想夺走了肢体的控制权,让身体做出了违背规矩的那一步。

噼啪。

于是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稍稍具有危险性的接触发生了。传递到大脑的是一种崭新的感觉,一种认知之外的感受。稍微有些痛但是又凉凉的,像沁入了心脏一样的凉意在脑内回旋,唤醒了那些累着瘫得四仰八叉的规矩们,于是身体又缩了回去,回到了那个安全地带。

但是那些危险思想像是尝到了甜头一样开心,传递到脑内的其实并不是什么“愉快”的感觉,硬要说的话其实痛痛的,还有点危险。可是就是这样的感受让那些思想兴奋了起来,在脑内传播着快乐的空气,于是整个人也变得开心起来。

想起来一些东西所以写一写。

“喂,你们什么时候回啊?晚上好黑,我好害怕......”
我看着她抱着白色的话筒和妈妈打电话,她的声音因为恐惧而颤抖。那是她第一次这么晚一个人从别的地方回家,路上有的地方没有路灯,树荫交错之下整条路都是黑色的。
我知道她为什么害怕,也知道她为什么打电话。这是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
电话线对面传来熟悉的妈妈的声音,“我还有一会才能回啊,你怕的话就把灯打开吧。”
我注视着小姑娘。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又没有明白什么。她和妈妈继续讲了几句话之后就挂了电话。
她没有去开家里全部的灯,也没有停止小声抽泣。她打开了房间门口的走廊顶灯,然后缩回被子里继续掉眼泪。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觉得开那么多灯浪费电,平常父母在家的时候其实她也害怕,所以总是会很快地从黑暗里冲进房间,再从房间的黑暗里缩回被窝。
她掉着眼泪,心惊胆战地缩在被窝里发抖。然后体力渐渐消耗殆尽,她闭上了疲惫不堪的双眼。
我看到什么东西在她心里熄灭了,和我现在心里疼痛的地方位置一模一样。
我理解了什么。
第二天她醒来,父母已经在家了。问起昨天的事情,她原原本本地说给了来询问的母亲听。再也没有恐惧,再也没有颤抖。她开心地和母亲谈笑着,就像昨晚她没有哭着入睡一样。

我心上的疼痛告诉我,她关上了一扇门。那是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
她成为了哑巴,把自己封在了那层门里面,然后学会了如何隔断那样的被关在门里的不会说话的自己、变出一个分身继续和别人笑着说话。
“可能大人把这个叫做懂事吧。”,那个在门里一直掉眼泪的她厌恶着自己的存在,并且还因为门外的她把自己关住了而感到高兴。

“喂喂,你在吗,你什么时候回呀,我好害怕呀。”
“我不在乎别的小朋友有多幸福,我只想让你们回来陪陪我呀。”
“我听到脚步声了,你们是不是快回了呀?”
“我不会睡着的,我要等你们回来......”

只是那样的她再也说不出来了。

今年早些时候来了又离开这座小城的时候赶早班车发现的天空。
估计也是下雨了吧。这里下雨之后的天空真的是爱上这里的理由。

去年刚来这座小城抱着满心对摄影的热忱拍下来了很多照片。
好吧,其实放到ins上了,没啥人看来着。干脆放这里记录一下。有几张真的挺满意的。

去年某天早晨拍的。
也不记得是不是去年了.....反正是之前,下过雷阵雨之后天晴。本来想拍闪电,结果一时脑短路没想起来自个儿手机帧数达不到...........服了气。但是却凑巧拍到了这个。

突然想起来这货于是发上来。
去重庆的时候走景点看到很多蜻蜓,很漂亮,于是拍下来了。
其实没怎么显色,实体看的话真的很惊艳。